加载中...

从心回家

主演:
瑞茜·威瑟斯彭  纳特·沃尔夫  蕾克·贝尔  麦克·辛  皮可·亚历山大  坎迪  
备注:
HD
类型:
喜剧片
导演:
荷莉·迈耶斯-舒耶  
年代:
2017
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更新:
2019-05-15 19:12
简介:
故事围绕一个有着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展开,这位单亲妈妈本打算在洛杉矶开始新的生活,可一切却因三个帅小伙的闯入而被搅得变化巨大也闹得很凶。...详细
云播放地址1
观看提示:
影片加载需要时间,请耐心等待,如果加载时间过长或则无法播放请刷新几次或者切换其他播放来源试试,如果播放过程中出现卡顿,请暂停几分钟后再开始观看,祝观影愉快!
相关喜剧片
从心回家剧情简介
喜剧片《从心回家》由瑞茜·威瑟斯彭,纳特·沃尔夫,蕾克·贝尔,麦克·辛,皮可·亚历山大,坎迪主演,2017年美国地区发行,欢迎点播。
故事围绕一个有着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展开,这位单亲妈妈本打算在洛杉矶开始新的生活,可一切却因三个帅小伙的闯入而被搅得变化巨大也闹得很凶。
从心回家影评

利益相关:自幼看TVB播放的1996年版本《新蜘蛛侠》动画入美漫坑,漫威与DC双家漫粉。曾是漫威影迷,目前口味偏向DC。

两年前,听说《超凡蜘蛛侠》系列被腰斩、新版将由 “索尼主导、漫威影业协助参与,两大影业合作开发” 的消息时,原本还对其有所期待——主导权在索尼,漫威只是提供建议,当时是这么描述的。到了2016年,在《美国队长3:内战》当中登场的小蜘蛛确实也表现惊艳。主演 Tom Holland 人设相当讨喜,同时还是三代蜘蛛侠演员当中体能基础最好的一位,诸多高难度动作可以直接亲自上阵,替身都不需要。

然后是2017年。《蜘蛛侠:英雄归来》完全沦为漫威影业流水线上又一部毫无特色的平庸作品。就连片中的动作设计,都糟糕得令人无法相信,小蜘蛛是那个在《内战》中能够以一人之力单挑冬兵和猎鹰,同时协助扳倒蚁人的厉害角色。

“毫无特色” 这个词可能有点过了,毕竟它还是带有自己的可辨识主题 “校园青春”,然而扒开这层外衣,其中的内核几乎可以说是乏善可陈。

公平起见,谈论它的缺陷之前,我们先来说说它的优点吧。

“青春校园活力气息” 就不赘述了,毕竟这就是《蜘蛛侠:英雄归来》的卖点;然而功能繁杂、效用多变的新型蜘蛛衣绝对是片中的最大亮点之一。它搭载着智能系统、小型蜘蛛机器人及蛛丝炸弹等小道具,内置包括“电击蛛丝”在内的五百多种蛛丝喷射类型和应对各种场合的特殊模式(如“增强战斗模式” “审讯模式” “秒杀模式”)等等,尽管不少功能在片中都是昙花一现即被切换,仍不禁令人期待,倘若在后续的电影当中,蜘蛛侠熟练了这款战衣的使用方法,将会给人带来怎样的惊喜。

智能系统开启后在蜘蛛眼罩内看到的界面

其次是还原度高,致敬梗无处不在——对老版电影、对漫画、对漫威、对欧美宅文化,等等等等。比如倒挂索吻,比如悬荡吊臂却摔下屋顶,还有比如 @未来事务管理局 便写了篇《60个彩蛋!《蜘蛛侠:英雄归来》最全埋梗分析》来对这些致敬梗一一进行说明。(然而它们真的算是“彩蛋”吗?其中很多信息点在人家的语境里最多只能被称为“Trivia”,小细节的意思。笔者在此提出质疑。)

最后,该作还包含着对蜘蛛侠这一英雄形象的些许戏谑与解构。除了预告片中展现过的蜘蛛侠手忙脚乱换衣服桥段,片中另一段情节——彼得·帕克因为参加同学的派对来到城郊,发现坏人踪影后却由于四周都是平地而无法发蛛丝飞荡,不得不陷入用跑步的笨法子追赶的尴尬境地,甚至跑过了一大片平坦的高尔夫球场——相信不少蜘蛛侠的观众或是读者都想像过,蜘蛛侠倘若离开纽约,该如何快速移动的问题,此处插曲想必能让人会心一笑。

————————————————————分割蛛丝————————————————————

关于缺陷,“动作设计糟糕” 就不再在此赘述了。继续下去之前,我想先在这里插入一部9分半钟的评论短片。它和我接下来将谈到的内容息息相关。标题或许会引起争议,但那不是重点,短片中讨论到的叙事技法才是我们应当着眼的主要矛盾。

————————————————————分割蛛丝————————————————————

为了自身的戏剧性,用笑话桥段把场景中本该拥有的严肃性意义削弱——“Bathos” 突降手法自漫威影业在第一阶段尝到票房甜头以来,从第二阶段开始,被强行推广到了每一部电影上面去(视频字幕译为“反高潮”,但影评语境下的“反高潮”另有其意。“Bathos” 应译为 “突降法”)。也是差不多从这时起,漫威影业出品的超级英雄电影被冠上了 “流水线爆米花片” 的戏称。而如今,这一滥用 “Bathos” 突降法的传染性恶习,随着漫威影业的插手,终于也蔓延到了所谓 “索尼影业主导” 的《蜘蛛侠:英雄归来》上面来。

之前两个版本的蜘蛛侠,且不说其票房如何、评分如何,最起码有一点好——

它们不畏惧对真情实感的深层次表露。

不论是托比·马奎尔版还是安德鲁·加尔菲德版,他们的彼得·帕克与身边朋友的互动,与恋人、与家人的互动,都是无比真挚的。从前就算是在25寸的电视上面播放(老版第一部),就算是在小放映厅里面看着不算太大的银幕(安猪版),我依旧能够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种种真实情绪:欣喜、悲伤、期待、失望、愤怒、挣扎……然而此次,尽管是在IMAX银幕上面观看,印象最深刻的情绪体验却是彼得对他的小女朋友父亲的恐惧(误)。其他所有本可深入挖掘展现的具体情感,不是浅尝辄止、一笔带过,就是每每浮头便被突如其来的喜剧桥段所轻率打断。

“Bathos” 手法可以创造笑点,通过制造笑料来减轻观众投入的情感成本,直观体验就是观影过程会变得更为轻松愉快。但与此同时它的副作用也是明显的:分散观众的注意力,破坏总体戏剧的原有张力,毁掉故事本可呈现出来的更深远的含义。从结果上看,过度泛滥的喜剧桥段与戏谑梗给《蜘蛛侠:英雄归来》带来的影响可谓是灾难性的:冲突平淡、情感乏力,男主角和小胖子之间的化学反应比和小女友、和梅姨、和托尼加起来的还要多(毕竟俩基友的感情只需要用喜剧堆积起来便可);剥掉层层桥段以后余下的内容苍白无比;更糟糕的是,由于影片基调改变的缘故,新版电影的反派“秃鹫”也一别以往的蜘蛛侠电影当中 “可恨却可怜”、有血有肉有桎梏的反派形象,除了嚷嚷 “我要挣钱养家” 以外,看不出有多少困境可言。

当然,这一切都是事出有因的。我们来回顾一下历任《蜘蛛侠》的主创——

老版三部曲,导演山姆·雷米,接拍《蜘蛛侠》前执导过11部电影和短片,最为知名的作品是《鬼玩人》系列,以营造惊悚气氛见长,所以我们会跟着托比的心情一同起起落落;

超凡两部曲,导演马克·韦布,接拍《超凡蜘蛛侠》前最知名作品为《和莎莫的500天》,最近上映作品为《天才少女》,以小清新风格见长,所以我们会看到最有恋爱感觉的一对银幕情侣,同时也会为彼得和哈里的友情扼腕;

呃不好意思放错了——

新版的《蜘蛛侠:英雄归来》,导演乔·沃茨,接拍前主要作品为《玩命警车》和《小丑》,评价尚可,对于一直奉行着制片人中心制的漫威影业却是好事:新人导演,易控制。考虑到近年来漫威影业总裁、漫威电影宇宙总制片人凯文·费奇的越发强势,新版《蜘蛛侠》与其他漫威宇宙作品的同质化或许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这样的同质化甚至影响到了配乐效果的发挥。相比起老版系列的经典配乐、超凡系列的 James Horner 和 Hans Zimmer,在新版电影里,配乐被完完全全降格至功能性的作用,对影片基调毫无升华裨益,仅为场景服务,且随时可被打断。

总体而言,《蜘蛛侠:英雄归来》或许会让人兴奋,但它根本无法做到让人感动。无论表面上看如何轻松戏谑,不可否认的是,自诞生之初起,蜘蛛侠便一直是个承载着悲剧性内核的英雄人物。电影本可以更严肃——即便它是校园青春主题。而如今,过度泛滥的笑料令它变得无比的单薄。值得留意的是, “严肃” 并非就意味着必须苦大仇深。它所需要做到的,其实不过 “真诚” 二字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