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大泽龙蛇

大泽龙蛇

腾讯无需安装任何插件,即可快速播放

乐视无需安装任何插件,即可快速播放

优酷无需安装任何插件,即可快速播放

1926年秋,北伐战争节节胜利,赣西煤矿一片欢乐。工会负责人易猛子见到了北伐荣归的战友陈振云,格外高兴。被迫解散的工人俱乐部又恢复了,罪恶极大的封建把头王连奎被抓住了。赣西煤矿工人以为从此可以扬起眉头,吐出怨气摆脱了长期受压状态后高兴痛快的样子,稳坐天下了。但严酷的斗争现实,逐渐使他们的理想破灭了。县长许家武满口说着革命的词藻,实际上是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国民党党棍。易猛子和广大工农…1926年秋,北伐战争节节胜利,赣西煤矿一片欢乐。工会负责人易猛子见到了北伐荣归的战友陈振云,格外高兴。被迫解散的工人俱乐部又恢复了,罪恶极大的封建把头王连奎被抓住了。赣西煤矿工人以为从此可以扬起眉头,吐出怨气摆脱了长期受压状态后高兴痛快的样子,稳坐天下了。但严酷的斗争现实,逐渐使他们的理想破灭了。县长许家武满口说着革命的词藻,实际上是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国民党党棍。易猛子和广大工农民众与许家武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  工农群众出于义愤,要公审王连奎,许家武却污蔑易猛子“报私仇”,拖延公审日期,蓄意庇护王连奎。猛子筹建“工人管理委员会”,让工人管理矿上生产,许家武却竭力恢复工头制……眼看胜利果实被许家武吞噬,共产党的负责人陈振云一再任凭许家武的摆布,猛子深为苦恼。善良的顺子嫂是猛子的嫂嫂,也是陈振云的姐姐,她察觉到两兄弟之间有隔阂,深感不安,却又不能施展力量使不上劲或没有能力去做好某件事情、解决某个问题。带有小资产阶级狂热的女性章若男倾向革命,同情猛子,鄙视陈振云。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蒋汪合流,许家武撕下了假面具。工人武装被迫解散,工人骨干惨遭杀害,被许家武放走的王连奎重新上台,原意是只有君王才能独揽权威,行赏行罚后凭借职位,滥用权力。应对敌人的反动派残酷镇压人民的恐怖气氛,陈振云畏惧死亡对敌作战畏缩不前,变成可耻的叛徒;章若男临到打仗时逃跑了也到了紧要关头退缩逃避,成了跟着流水漂荡没有坚定的立场,缺乏判断是非的能力,只能随着别人走的泡沫。猛子不肯缴枪,陈振云竞擅自开除他出党。许家武威逼猛子投降未成,便把他押赴刑场执行枪决。经历很大危险而幸存也处在生死关头,情况十分危急的猛子从死人堆里爬出后,怀着对革命必胜的信念,远距离的翻山渡水路途遥远,行路辛苦去寻找党。他历尽艰辛,终于找到了党代表雷焕觉。  在党的“八七”会议精神指引下,猛子秘密潜回矿区,与打进矿警队的贺青山取得联系,组织工农民众,准备武装暴动。许家武、王连奎听到风声,就吓得丧失的勇气对某种力量非常恐惧,为了捉到易猛子,严刑拷打顺子嫂和其子小虎,陈振云竞人脸皮厚,不知羞耻地乞求姐姐说出猛子的下落。汽笛轰鸣,起义开启了,赣西工农民众手持岩尖、大刀包围了县政府。在纠察队和矿警队的配合下,活捉了王连奎,叛徒陈振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最终,易猛子率领起义的矿工队伍投奔了井冈山。...